艺生特別

基本上是個主角控,偶爾會有例外(?

【排球/月日】舌頭燙傷

#先祝自己生日快樂!

#依舊甜膩膩的月日

#性格崩壞抱歉

#後面有些話~以下先放文!


舌頭燙傷

「今天的日向真安靜啊。」田中默默的看向認真打球的日向,覺得非常的訝異。

「聽你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是這樣欸。」西谷也湊上來疑惑的道著,「本來不是都很喜歡大喊著我來或托球給我?」

兩人一同看向正要往上跳擊球的日向,下一秒他們就愣住了。

「笨蛋日向!!!」影山大吼著,因為沒有聽到日向想要擊球,所以他原本是想將球托給東峰前輩的,沒想到突然出現的日向硬生生的將球給擊走,這讓影山有些不爽。

「嘛,別吵架別吵架,日向他其實有向你表示他要擊球的。」東峰無奈的笑了笑忙著疏緩後輩的情緒。

「蛤!?」影山頓了頓,皺著眉仔細回想著……

一驚,難道剛剛他用力跳著揮動著手,眼睛閃著光芒就是要我托球給他?

無言的看著一臉無辜的日向,「平時不是很喜歡大聲嚷嚷說話嘛!」

影山的這句話讓大家都停下了動作,各個疑惑好奇的看著日向,後者發現大家眼神都是集中在自己的身上。

「喉嚨痛嗎?」身為最關心後輩的菅原擔心的問著,「如果是這樣的話就趕快回家休息,別硬撐了。」

在一旁的大地也跟著點點頭,「若是感冒就不好了。」

日向一聽,拼命的搖著頭加上擺動的雙手表示不是這個原因。

「誒?不是喉嚨痛幹嘛不說話?」西谷好奇的問著。

「因、」正要開口的時候體育門被打開了,大家一瞬間的注意力也都被吸引走了。

「糟糕!」看見來人,日向小聲的說著。

一旁的山口無奈的笑了笑,給了日向一個保重的表情。

「啊!是月島阿……今天真晚。」田中說著。

「啊,今天值日……」淡然的開口道著,頭一抬看向站在場中的人。

「果然。」朝著日向大步的走去,看著他想偷偷的退後,嘴角一挑伸手一抓。

來不及逃跑的日向僵硬著身體,一臉燦爛的笑容在他臉上綻放。

「月、月島尼好樂啊。」已經沒有逃跑希望的日向開口道著,如果可以忽略奇怪的口音,這大概是最近很常看到的樣子吧。

大家聽到先是愣了愣,然後瘋狂的大笑著,害日向尷尬的紅著臉,卻哪裡都去不了。

「日、日向你是怎麼了啊!這是什麼奇怪的口音!!哈哈哈!」田中笑的不能自我,搥著無辜的地板大笑著。

「嗚,尼們這些害人!」哭喪著臉說著,默默的將眼神像月島瞄去,不意外看到他一臉微笑,但這微笑可讓他嚇的不知所措,將求救的眼神拋向山口,山口只能一臉抱歉的緩緩退後著。

生氣的阿月可是很可怕的,他默默想著。

「怎麼?偷喝我的飲料被燙傷了還想說什麼?」月島勾著充滿惡意的笑容,緩緩道著。

似乎聽到什麼驚人的訊息,原本笑得不能自己的眾人都停了下來,瞪大眼睛的看著兩人。

「丟喝一口又沒關係!」日向氣鼓著臉反駁道著,「又不是第一次這樣,幹嘛這模小氣!」

一度石化二度重傷,田中憤憤的指著兩人:「別惡意秀恩愛!!!」

是的,兩人在一起的事情大家早以知道,可是這樣赤裸裸的假生氣真放閃的做法讓大家很不認同。

「哎呀,燙傷嗎?那就麻煩月島送日向去保健室擦個藥吧……」菅原笑咪咪的說著,「不然

耽誤到大家練習就不太好了,是吧?」

明白菅原語氣中的冰涼,月島難得感到一絲恐懼,當初菅原可是強烈反彈自己可愛的後輩居然被追走的事實。雖然知道是出自保護日向的心態,可這讓月島著著實實的吃了一缸醋呢。

「我知道了。」淡定的拉著日向往門口走去,「很快就會來。」

看著兩人消失在門口,菅原回過頭露出笑容:「好了,該練習了~」

大家一驚,迅速自動的前往自己的位置準備開始繼續往下練。所以說嘛……越是爽朗天然的人剖開後越是黑啊!大家害怕的想著。

 

「月島,這點小傷應該不用到擦藥吧?」日向盯著眼前人的後腦勺,亮黃色的頭髮在夕陽的照射下閃著光芒。

月島停下腳步面無表情的看著,日向被看得膽顫心驚,見他彎下身子更是僵硬的不敢動作。

「我看看有沒有很嚴重。」雖然沒有表情,但語氣中有著擔憂。

日向乖乖的伸出舌頭,一邊開口道著:「一顛顛疼而已。」

皺著眉頭,月島還是決定帶著日向去保健室一趟,只是沒料到保健室的老師居然不在,自己只好四處翻找的藥品,一旁的日向就這樣晃著腿看著月島忙碌。

終於找到藥品的月島回過頭時頓了頓,日向充滿暖意的笑容灼燒著他的眼,日向並不知道自己這樣有多可愛,只是憨笑開口說著:「螢果然很溫柔呢。」

回過神來的月島沒有說話,只是要日向伸出舌頭方便讓他上藥,低著身子認真的將藥劑噴在舌尖上,見日向一臉苦悶。

「好苦。」

皺著眉說著,粉色的舌尖映在月島的眼裡。情不自禁彎下腰吻了上去,日向一驚僵了身子又很快的放鬆下來,微抬起頭回應月島的吻。

「真的有些苦呢,以後別喝那麼快,又不會跟你搶。」額頭輕輕的互靠著,一臉認真的望進暖橘色的雙眸。

「嗯。」紅著臉小聲回應著。

2015.10.29

-------------

在幾個星期前發現居然有30粉

雖然不知道大家粉的原因,但很謝謝大家的關注


喜歡你。續

#依舊月日

 #這是後續,我是親媽!

#陷入倦怠期中


喜歡你。續

還沒來得及擦掉淚水,就被一股手勁給向後拉了過去,錯愕的抬起頭看著對方,和頭髮一樣暖橘色的眼眸泛著淚光,看得令人揪心。

就這樣被擁入對方的懷裡,呆愣的看著對方白色的運動衣,頓時有些惶恐。

被、被聽到了?不可能啊!他明明就帶著耳機……

沒等腦袋運轉過來就被帶上了耳機,忘記了先前的心情,帶著滿滿的疑惑望著眼前的人,滿臉問號的表情是說不出的可愛。

月島笑了笑,「你聽。」

聽?什麼聲音也沒有,是要自己聽什麼?

見懷中的人還是不明白,月島輕輕的笑著開口道著……

「喜歡你。」

懷中的人頓時瞪大了雙眼,他瞬間懂了。

慌張的掙扎著,紅著臉想脫離對方的懷中,害羞尷尬與不知所措的心情全攪和在一塊,這一秒他忽然覺得自己不能再面對月島了。

原本乖乖待在懷中的人開始掙扎著,月島明白對方應該是誤會了什麼,索性直接彎下身子用力的抱著對方。

愣了愣,看著散在眼前頭髮卻越看越模糊。

被聽到了,要被討厭了呢……

「我也喜歡你。」

就算隔著耳機還是那麼的清楚,紅著眼眶看著眼前的人,月島輕柔的抬起了他的臉,淚水滾落了下來。

「笨蛋,我也喜歡你。」

相靠著,輕喃著……

「嗚、哇──壞蛋!!壞人!!」放聲大哭著,手緊緊的抱住眼前的人,顫抖著手緊抱著、用力回抱著。

聽得到喔……

就算帶著耳機還是聽得到……

你的聲音。

2015.03.24  2015.08.27修


喜歡你。

#月日(?

#突然想虐一下

#雖然不忍心,還是下手了


喜歡你。

看著坐在窗邊聽音樂的你,他悄悄的走上前。

他先是靜靜的盯著你好一會兒,陽光為你染上了一層光暈,很美麗。

突然的他有點想哭,不知道為什麼一股酸勁衝入了鼻腔嗆紅了眼眶。

微張著嘴,似乎想說些什麼卻不開口,皺著眉頭一臉猶豫......

抬眸左右張望了一下,

「月島......?」輕聲喊道著

你沒有回應,現在的你正沉浸在音樂當中。

苦笑著,低下了頭。

「喜歡你。」

握緊著拳頭的拳頭顫抖著,再害怕著什麼。

時間就好像靜止似的,四周靜悄悄的,彷彿只剩下他劇烈的心跳聲。

你突然回過頭,他錯愕抬起頭,印入眼簾的只有你一臉的納悶。

你拉下了耳機,「什麼事?」

「休息時間結束了,走吧。」

他勉強撐起了笑,心中空空的感覺讓他有些暈眩。

你一臉怪異的看著他,收起了耳機經過他身邊的同時拍了拍他暖橘色的頭髮。

背對著你的他還是沒忍住眼眶裡的淚水。

這樣就好......他抽噎喃唸著。

月亮、太陽

注意#

個性可能崩毀

BUG什麼的別在意

突如其來的腦補

因為開學怒PO一文

然後一個坑填累了換填另一個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月亮、太陽

 

「欸,你說是太陽追逐著月亮還是月亮追逐著太陽?」

聽到這樣的對話,月島螢不禁停下了腳步。

他並不曉的自己為何會停下腳步,這理論他是知道的……沒有誰追誰就只是晝夜交替罷了,只是他真的也想知道,究竟是誰追誰。

「傻子,不過是日夜的改變而已你是神話看太多了嗎?」

一旁的人毫不留情的笑道著,兩人打打鬧鬧的離開了。

月島螢暗自笑了笑,是阿……只是日夜的交替而已呀。

抬頭看著窗外耀眼的陽光,他不禁瞇起雙眼,湛藍的天空沒有太多的雲朵,陽光就這樣嶄露著光芒,令人感到滿滿的熱能。

「啊、真是耀眼的讓人不爽呢。」月島螢收回了眼神,慢慢走進教室。

一走進體育館內,不意外聽到那吵吵鬧鬧的聲音,皺了皺眉頭月島螢感到有些不耐煩,不過他把原因歸就在今天的天氣上,都已經下午了還是這般的熱,抹過額上的汗水慢慢踱步到場內。

「啊,是月島!」不用打招呼大家就知道誰來了,日向就像大家的報時鐘,只是他是抱人名罷了。

和前輩們打完招呼,月島緩慢的走到場內。

「怎麼,怕你太矮小我看不見你?」月島勾起壞笑低頭看著矮自己許多的日向。

在場外的他是那麼的矮小瘦弱,在場內卻是高大的存在讓人忍不住注視著他的背影,就像是太陽一樣閃耀著光芒,領著眾人邁向勝利般的存在。

「月島的嘴還是那麼毒舌。」看著他對自己做了個鬼臉,一溜煙的跑近場內打球。

注意到月島怪異的樣子,山口好奇的看著他。

「阿月是怎麼了啊?感覺有些奇怪。」

月島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原本想回個沒事之類的話,不曉得神經搭錯還是怎樣,居然是丟出了早上所聽到的問題。

「你覺得太陽追逐著月亮還是月亮追逐著太陽?」盯著前方的球場,一邊問著。

山口順著月島的視線,嬌小的身影正與自己的搭檔慣例吵架著,只是位置太遠了沒辦法聽見內容,自己似乎知到了什麼又不太清楚,轉回頭看了一下自己的好友,恩……阿月似乎有什麼大煩惱的樣子呢。

「唔,阿月要不要試著問問太陽?」山口的回答讓月島收回了視線,略帶吃驚的表情看著他,這樣的回答就像點醒了自己,難得帶著讚賞口氣稱讚了山口,自己的心情也似乎好了些,愉快的輕哼著走進場內練球去。

山口笑了笑,「能幫助到阿月真好~」跟上前。

排球落地聲、在手中扣下的拍響聲、接球聲漸漸停歇,夕陽半臉露在外頭依舊耀眼,微瞇著眼看著窗外,月島就這樣站著。

「螢!」軟呼呼的聲音漸近,月島勾起了微笑一把攬住身旁的人。

軟呼呼的聲音叫這自己、蓬鬆鬆的頭髮輕搔著自己的手臂,將人抱進自己的懷裡下巴頂在他頭上,如果可一直這樣下去就好了阿,永永遠遠。

日向覺得月島有些奇怪,不、應該是說非常奇怪,今天的月島好像很沒有精神,似乎被什麼事情給困擾著。微微掙扎著,月島鬆開了手不明白的看著日向,只見原本在他懷中的人有些辛苦的掂起腳尖,笑了笑放低了身子。

日向撇了撇嘴,一手勾住月島的脖子兩人的額頭輕輕的靠在一起。

「唔,沒有發燒阿。」喃喃唸著,兩人靠的非常近,這句話當然穩穩的傳入月島的耳內。

莞爾一笑,「翔陽。」輕語著。

「嗯?」尾音微勾,顯得更加可愛。

「是月亮追著太陽還是太陽追著月亮?」

皺著眉頭,眼神怪異的看著月島……

「難怪山口說你怪怪的,真的怪怪的。」伸出手抱住了月島,「沒有誰追誰,而是兩者緊緊連繫著。」悶聲道著。

拉開了彼此的距離,日向拉起掛在胸前的項鍊,銀色的月亮閃著月島的眼,就像自己胸前那顆太陽炙熱的暖感,彎下身子胸前的項鍊滑落了出來,日向靜靜的看著銀色的太陽,是的呢……是一對的喔。

「我喜歡這個答案,獎勵你。」溫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抬起臉迎接那溫柔的吻。

2015.02.25


补课

补课


「呃,日向你这成绩很危险呐。」武田老师说着,无奈的看着日向叹口气继续道着:「这样下去你就不能参加合宿了。」

就怕看见那失望的眼神,他偏过头看向影山飞雄,「影山也是。」

两人瞬间石化,无措的看着彼此。不能打排球比什么都还要痛苦,不能一起去的痛苦两人早就尝过了,也不想在体会一次了。

「月岛、山口希望你们两个可以帮忙辅导他们两个的功课,可以吗?」再度转个方向,换看向另一边的同年级生。

「三年级也要忙自己的课业,二年级他们自己也非常危险,所以不能请他们来指导功课,一年级就只剩下你们可以互相关照彼此的作业,希望你们可以帮忙。」武田老师一脸期盼的看着两人,月岛一脸嫌弃山口则是表示无所谓。

见山口没问题,武田为难的看着月岛。

见到老师这样的表情,月岛原本坚决反对的心有了动摇还来不及开口就被人扯住衣服。

「月岛……拜托你了,我想参加合宿、想打排球呐。」泪眼汪汪的看向月岛,可怜兮兮的扯着月岛的衣袖。

低下头淡淡的看了日向一眼,叹了一口气:「因为老师拜托的,我就勉强答应。」

听见此话,日向兴奋的抱了月岛一把,一蹦一跳的在办公室内打转着,武田老师则是松了一口气。

「那就麻烦你们了……」苦笑,无奈的看着蹦跳着的日向,「日向,这里可是办公室啊。」

回想完事情的经过,月岛有些后悔了。

就这样,看着眼前苦恼着数学的日向,月岛扶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日向翔阳已经在这一题卡了足足五分钟,他觉得日向可以度过先前考试根本是奇迹。

「欸,你到底解不解的出来?」月岛有些烦躁,要不是跟影山有些过节或许教他可以更快结束走人。

他转头看着窗外橘红的夕阳,正值考试周所有部活都暂停一周,操场半个人都没有,校內顶多三三两两的学生正要回家,转回头月岛看着还在纠结的日向,忍不住一把抢过他的习题在上頭写了一些提示。

「照着上面的步骤下去写,再写不出来你这次准备不用去了。」冷冷的说着,推了一下眼镜,月岛靠回椅背直盯着日向。

被月岛的话给吓着的日向虽然有些不甘愿,可是也不能反驳什么,毕竟自己真的在这边卡了很久,月岛已经算很有耐心了。

皱着眉看着月岛写的提示一边练习,写着写着意外的顺手,展开原本紧皱的眉头露出笑靥。

「原来这么简单?月岛好厉害!」眼眸里闪着光芒,一脸敬佩的看着月岛,高兴的喊着,听他这么讲,月岛突然有些不好意思。

「啧,你赶快写啦!」轻推了他一把,月岛偏过头闪躲着日向的视线,指着下一题。 「一样的方法,自己解!」

「喔。」乖乖的低下头写着练习题,难得安静乖乖写着。

月岛手撑着下巴,偷偷的瞥向日向的方向,观察着他的侧脸。

没想到日向睫毛挺长的,头发看起来好像很柔软的感觉,皮肤似乎也不错就矮了点、瘦了点。不过没想到这样小小身体竟然有那么强的弹跳力和耐力,其实月岛挺羡慕日向的,虽然不像影山拥有天才般的能力,但在这方面真的蛮令人佩服的……想到这,月岛自己有些难为情,怎么就突然夸奖他来了明明讨厌着啊。

无语的低叹着,很干脆的转头看着窗外的夕阳,微眯着眼发着呆。

「月岛?」日向抬起头有些发愣。

月岛本身长的就很好看,在橘红夕阳的照射下月岛似乎就发着光让人移不开目光,他很羡慕月岛……不论是在课业上还是排球上,他都很羡慕。

明明就很努力的喝着牛奶为什么就是长不高?日向很不能明白,虽然现在找到属于自己的位子,但有时候这样的想法还是会冒出来遛达遛达。

注意到视线,月岛原本盯着外面的眼睛看了回来,发现日向看着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,突然有个想法冒了出来,勾起了嘴角。

他缓缓的靠近日向,原本想故意在他耳边大喊让他吓到,却没料到日向突然回过神来,两人的视线就这么交集着,脸靠得好近好近。

「哇──」日向和月岛都被彼此给吓了好大一跳,赶紧拉开距离。

红着脸,日向盯着桌上的习题:「你、你干嘛啦!」

月岛自己也红着脸,盯着旁边的角落:「看你在发呆,本来想吓你谁知道你突然回神。」不甘示弱的说着,两人还是不敢彼此对看。

「你真的很坏心欸,明明就是个好人……」小声的碎念着,尴尬的用笔戳着练习纸张。

「蛤!?好人?只不过教你功课而已,你还可真善良啊。」月岛无奈的说着,看着日向的习题,基本上今天的进度都完成了,应该可以收拾回家了。

站起身,月岛扯过他的习题本弯下身子在上头圈了几个题目,微低着头与日向平视。

「这些回家都要再练习一次,背后的题型可以的话就先做看看,虽然我觉得你不会这么用功。」忍不住毒舌了几句,会觉得自己是个好人的日向果然很奇怪。

月岛忍不住轻笑。

笑声引起日向的注意,抬起眸看向月岛,月岛当然注意到日向的目光,两人相对到眼,「月岛笑起来很好看呢。」一脸认真道着。

月岛不知道自己该回什么,不过以这样的姿态看着日向意外发现这样的他还蛮可爱的,不过他也不会讲出来,哪个男生会喜欢被说可爱呢。

撇了撇嘴,月岛用手指敲了敲日向的额头,起身拿起书包:「那还真是谢谢赞美,赶快收一收回家了。」

「唔。」虽然不是很痛,日向伸手揉了揉额头,「真恶劣。」轻哼,快速的收拾着桌上的东西,拉起书包跟上。

两人肩并着肩走着,夕阳洒落……这样的画面意外的和谐。


END 2014.06.24 修稿 2014.07.06


身高差

「啧。」看着眼前的雨,月岛萤感觉他的烦躁值正在往上飙升中,因为上学快来不及所以匆忙间放在桌上的伞就这么遗落在家中,这种错误原本是不会发生的。

看着眼前的大雨已经下了好一阵子看来是不可能会停的。在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月岛觉得今天真是倒楣透顶了。

正准备拿起外套挡雨跑向体育馆的同时,被眼前的一抹橘打断了动作,不过他打算假装没看到,在想要往外跑的同时被唤住了。

「唉。」叹口气,其实他可以假装没听到直接走人的,但是做为往后三年的队友,似乎不用做到这么绝情。

「是月岛啊。」就算是令人烦躁的下雨天,日向翔阳依旧精神饱满的样子,真不知道该不该羡慕,月岛无言的想着。

看着屁颠屁颠跑来的日向,月岛后悔他当下怎么没直接离开,他不太能跟日向这种个性的人在一起呐,太辛苦、太累人了。

看着日向左右张望,月岛不耐的开口道着:「你在干嘛啊?」

只见日向睁着眼,一脸疑惑。

「山口君怎么没有跟你在一起?」

月岛在心中翻了个大白眼,拜托……

「又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们一样都形影不离好嘛!」挂着欠扁的表情,吐槽意味非常浓厚,但看着眼前人的反应,或许他听不懂他的嘲讽。

「嗯?谁?」眼眸里充满问号。

我就知道……单手扶着额,月岛深深觉得日向这个人竟然可以活到现在真的是太厉害了,真不知道是蠢还纯了。

「当我没说……是说你不是有部活的时候你都会冲第一,怎么现在还在这?」月岛有些惊讶,很少看见日向这么晚了还在学校这边晃着。

「唔,因为今天值日。」有些沮丧的说着,他自己也想早点去,偏偏今天是值日不然早就冲到体育馆了,想着想着却猛然想到一件事情。

「月岛呢?怎么还在这里?」

瞥了他一眼,「学习。」淡淡的说着,无神的看着眼前的大雨,真的不会停吗?他不想淋湿,那会更加令人烦躁。

「啊,难怪月岛成绩总是很好。」日向感叹的说着,一脸崇拜。

「够了,收起你那愚蠢的表情。」月岛说着,还是打算直接披着外套冲到体育馆。

似乎知道月岛的困扰,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雨伞。

「不介意的话,一起?」日向举起伞。

先是错愕了一下,不过这表情不应该出现,所以月岛很快的换上厌恶的表情,一脸嫌弃。

「你这是什么表情啊!」日向鼓着脸说着,直接撑起伞一把拉住月岛走向雨中。

「喂!我又没有答应。」月岛无言看着抓着自己手臂的人,正想抽出手的时候被日向的雨伞顶到头。

「你就不能拿高点……」月岛仍然不带留情的说着嘲讽,但当他看到日向湿掉一边的衣服的时候他突然止住了接下来的话。

日向没有听到他的话,只是专心的撑着伞小心翼翼的看着脚下的水漥。

「啧。」月岛一把抢走了伞,顺便将日向拉向自己。

「诶?」惊愕的看着月岛,日向抬头不明白的看着月岛的动作。

「你撑得太低了。」故意不看他,月岛看着前方说着。

「唔,谁叫你要长那么高。」日向碎碎念着,没有注意到两人动作有多暧昧,只专注着地面。

月岛偷偷瞄一眼日向,悄悄的将伞偏向他。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,不过看在他借伞的份上,就当作是回报吧。默默的安慰着自己,月岛强迫自己不要想太多。

两人就这样走到了体育馆,收起伞月岛看了一眼湿掉半边的制服,叹了一口气。

「至少不是全湿。」背后响起的女声吓了他们一跳。

转头看见清水洁子撑着伞手中还有着另一把伞,月岛很快就认出那是山口的伞。

知道月岛正盯着自己手上的伞,她淡淡的开口:「是山口君托我送伞,不过我看见已经有了便作罢,你们也赶快进去集合练习。」说完之后收起伞走进体育馆,留下错愕的月岛和一头雾水的日向。

热气窜起,月岛低着头单手捂住自己的脸,她究竟看到了多少! ?

「月岛身体不舒服吗?」日向抬头看着耳根发红的月岛,担心的问着。

「并没有!」低喊着将伞塞还给了日向,自己先进去体育馆,留下满脸疑惑的孩子在外头。

「诶?那为什么脸会那么红?」日向喃喃念着,跟着踏入他最爱的排球场地。

「打排球啰!」依旧充满朝气的喊着。


END 2014.06.23

唔,希望可以看到更多月日文

這幾天累翻了沒梗了,

希望靈感可以多一點

能量補充2

「月岛?」带着浓浓的鼻音,日向不明白的望着眼前的背影。

月岛看了看四周,似乎离体育馆有些距离了便停下脚步,转过身俊秀的脸则是表现出非常不爽的样子,直盯着矮他很多很多的日向。

因为身高的差距,不得不抬起头才能对到视线,这样的对视让月岛心中出现了莫名的优越感。

「为什么哭?」月岛淡淡的开口,原本在脑中的嘲讽变成了莫名的关心,这样突然的话让他自己也有些错愕,不过话都出口了也收不回去,自己倒也是挺好奇的。

不过对方似乎也不是很清楚自身的状况,反倒是自个儿的皱起眉思考着,月岛无言的看着对方。

「我也不知道啊……」日向垂下眼喃喃念着,「我自己也不明白今天为什么会这样,有吃饱有睡好也有最喜欢的排球,可是就是提不起劲来啊!」

猛然抬起头。

印入眼帘的是一脸无助。

月岛吓了一跳,他很少看见日向这种无助茫然的表情,应该说是根本没有见过,不由自主的抬起手摸上他的头。

软软的,日向的头发很软摸起来意外的顺手,月岛被自己的动作给震住了,来不及回神过来就看见日向狂掉的泪水。

「喂,你哭什么啦!」错愕的月岛摸了摸口袋,又想到自己根本不会带上这类的东西便做罢了,反倒伸出手抹掉他脸上的泪水。

「月、月岛的手、好、好温暖……呜。」边哽咽边说着,还不时倒抽着气,月岛不禁苦笑着替他擦拭泪水。

「你到底是哪条神经搭错了?」依旧毒舌,却意外温柔的安抚着眼前人的情绪,叹了一口气,将他抱入怀中。

没有理由,自然而然的就是想这样做,月岛觉得神经搭错的应该是他自己,今天的自己果然很奇怪,不过……

微微的低下头,看着在自己怀中的日向嘴角不自觉上扬了起来。

「累了就说一声。」无奈道着,手不时轻拍着他的背替他顺顺气,俨然就在保护着什么东西似的。

就这样过了好一下子,月岛发现原本在哭的人就这样睡着了,只好弯下身子背起日向走回体育馆,他能想到等等会有怎样的暴动了,扶额叹气着。

嘛……但也不是说没有好处就是了,勾起笑他突然觉得今天天气真好。


大家默默的看着背着日向回来的月岛,率先回过神来的是泽村,他上前带着月岛到一旁的休息室,让日向可以好好休息一下。

等到月岛和泽村回到练习区的时候,月岛感到一阵凉意……

「干嘛?」月岛看着眼前的队友们,明明是他们硬把自己推出去的,现在又被抢了媳妇的感觉,满满的酸味。

「日向到底是怎么了?」菅原虽然面带微笑,但额角有着很明显的井字号,仔细听还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。

「不知道。」秒速回答让大家一阵错愕。

「真的不知道,日向自己是这么说的。」见大家一脸不相信,月岛连忙补上,他有些小私心,他不想让大家知道日向哭过。

「中间有发生什么事吗?」泽村看向月岛,说没事他也不会相信,这中间可隔着一些时间呢。

「坐着坐着就睡着了,没有事情。」月岛淡淡的说着,「是说,不用练习吗?」

他弯下腰拿起排球看着大家。

「既然没事那就继续活动吧。」泽村说着,边要大家动起来。

睡一觉后应该就会变回原本来日向翔阳了吧?今天没有他在身边嚷嚷还真有些不习惯呢。这是大家一致的想法,只是后期的发展让大家措手不及就是了。


「月岛……」日向软绵绵的声音在月岛身边响起,才转过身而已就被日向扑了满怀,虽然很轻松的稳住了身体,但还是被着实的吓了一跳。

「又来了啊。」虽然语气带着不耐烦,但还是伸出了手,月岛笑的一脸得意,看着大家那吃鳖的表情就觉得很爽快。

「嗯,补充能量。」日向窝在月岛的怀里,讲话有些闷闷的,这样可爱的动作让月岛心情大好,他自己也正在补充能量啊。

『闪死人了! 』集体怒吼着。

END


好希望被日向這樣撲

原本要再更早發的

中途卡文所以停了很久

日向生日快樂,今天P站月日多了好多

心情格外的好啊。

能量補充

今天的日向翔陽很奇怪、非常奇怪。

奇怪到連影山飛雄這單細胞都發現到了不對勁。

「奇怪了,今天的日向很奇怪呢。」菅原孝支一臉擔心的說著,皺著眉看向縮在角落的日向。

烏野眾人圍聚在一起小小聲的討論著,畢竟日向一直以來都是充滿著精神,在怎麼疲累還是非常有活力的打著球、燦笑著,突如其來的怪異現象讓大家感到非常憂心,卻也不知道該如何上前詢問關心。

此時的某人原本應該抱著看戲的心態來吐槽這件事情,但心裡某處卻隱隱騷動著,這種感覺讓他不由得感到煩躁、非常煩躁。

月島螢無言的看把自己孤立一旁的大家,突如其來的任務讓他很想直接甩頭走人。

「欸,月島你最常和日向鬥嘴了,或許你可以在一次用嘴賤的方式去讓日向開心點。」田中龍之介一臉理所當然的把他往外推,還邊嚷嚷著。

「你這是拜託人的方式嗎?」月島覺得這根本不是理由,這是他的一次這麼想把那位田中前輩給揍了,這是理由嘛?根本沒道理!

「要說最好的不就是影山嗎?他們不是最佳拍檔嗎?」月島一瞬間丟了兩個問題出來,自個兒都走了回去就地而坐,不去的意味非常明顯。

「我可以把你這段話理解成吃醋嗎?」菅原笑咪咪的說著,月島就這麼被自己的口水嗆到。

「咳!吃、吃醋!?你有沒有搞錯阿?菅原前輩。」月島其實一直對於這位雖然帶著笑臉卻不時來把刀的前輩感到害怕,外表看起來天然溫柔但是剖開來是黑到發亮,真搞不懂日向為什麼可以這麼黏他。

……等等!他為什麼會提到日向!?對於突然浮現在腦海的東西,月島的一次感到慌恐,一定是被他們害的。月島默默的想著,拿下眼鏡揉了揉鼻梁,無力感上升。

「這樣的回答不是吃醋嗎?」連西谷都來參一腳,一蹦一跳的在月島身邊打轉著。

「不去!」

「真的不去?」

「不去!」

「再給你一次機會。」

「不、去!」再次拒絕,這次直接打算起身走人的時候……

「日向,月島找你!」月島一驚,錯愕的看著大喊的兇手。

竟然是影山。

原本大家以為日向會抬起身屁顛屁顛的跑過來,然後恢復成原來的日向,但看來大家是猜錯了,日向依舊蹲坐在角落,一動也不動的。

這下錯愕的不只有月島,每一個排球部的人也都錯愕的看著,看來日向真的不太對勁吶。

看到這樣的情況,月島感到一陣不爽、非常不爽、不爽到極點。

用力的起身,快步的走向那個散發著黑氣的小角落。

不理會眾人的視線,月島一把拉起日向頓時愣住了,由於他剛好整個人擋住了日向,所以大家看不見日向臉上的淚水。

莫名的刺痛讓月島迅速回過神,在大家來不及看清楚的同時將他帶出體育館,眾人石化的目送兩人出去,直到體育館的門碰的一聲才回過神來。

「發、發生什麼事情了?」田中傻楞楞的說著,一臉摸不著頭緒的樣子。

「嘛,誰知道呢。」菅原依舊帶著笑臉,「好啦,這件事就交給月島了,趕快開始練習吧,不然大地就要暴走了。」

「喂、喂、喂。」無奈的抗議著,雖然他很擔心日向這小子,不過練習是不能中斷的,明白大家也關心著,不過他相信日向一定會恢復成之前的日向,嶄露笑靨和大家一起打球。

 

TBC

找月日同好 QAQ

文筆不好請多包涵

自給自足中